追蹤
BX6AP生活雜記
關於部落格
煩雜生活中找一點樂子來玩玩
  • 301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BS7H黃岩島遠征記

    這是經國家体委和外交部批准,中國無線電運動協會組織的第3次登黃岩島活動。與前2次不同的是,這次是由我國自己的船隻,從我國本土廣州出發,並由來自全國各地的愛好者參加。探險隊中方成員:王新民(BA1OK 隊長,中國無協),龔萬聰(BA1DU 北京),陳方(BA4RC 江蘇),王龍(BD4RX 江蘇),簡言(BD7JG 廣東),張建華(BG7BW 廣東)。日本:溝口(KAN JA1BK)KAZUO(JA1RJU);美國:WAYEN(N7NG 新任DX諮詢委員會DXAC主席)JIM(W6EU)BOB(W6RGG),中央電視臺"中國報導"專欄的記者張軍及國家体委航管中心記者隨隊跟蹤採訪。

 

    國家海洋局對此次活動極為重視和支持,派出了中國海監74"(1000噸級)"中國海監72"(800噸級)兩艘科學考察船。74號船負責運送探險隊員,後者則為護送和接應。428上午9點,船隊啟程。顧不得欣賞珠江風光,我們立即開始組裝天線,架設船臺(BS7H/MM)。來自廣州的BD7JGBG7BW則很快用自己帶來的設備和香港HAM進行26波段的移動通信實驗。茫茫大海以最友好的姿態歡迎著我們這些初次遠航"火腿":風平浪靜。然而,大海畢竟是大海,1OK1DU4RX終究還是抵擋不住"天搖地動",暈船嘔吐了。

 

    30日晨,順利到達黃岩島附近海面。天剛放亮,船員們就開始了吊放小艇的操作。兩艘小艇,一是可載7人的快艇,一是可載23人的機動舢板。帶上事先準備好的木料工具,74船政委和幾個船員便帶著我們向目的地駛去。小艇劈波斬浪,在深蘭色的大海裏顯得如此渺小。平日裏只有在公園裏劃槳經歷的我們,開始不免還有點緊張。但很快便被談笑自如的水手們"同化"了。我們共在3個較大的島礁上架設平臺。2號面積最大,平臺有45個平方米;1號、3號這兩個平臺都只有2平方米左右,其中1號稍大,但礁石較陡。根據國際規定,島上操作的平臺其所有部分都必需架設在水平面以上。船政委親自當起了木工,領著我們一絲不苟地幹著。海風裹著陽光,不一會兒便令裸露在外的皮膚火辣辣地疼痛起來。但大家只有一個念頭:爭分奪秒把平臺搭起來。

 

    突然,空中傳來了刺耳的呼嘯聲。一架標有HAF字樣的F5戰鬥機和一架黃色的815號偵察機對著遠處我們的74號船俯衝而去!然後,這兩架飛機又分別向72號船以及正在設置平臺的3個島礁作俯衝飛行。距離如此之近,機艙裏的飛行員清晰可見,氣流幾乎掀掉我們頭上的草帽。不一會兒,又換成了兩架F5戰鬥機再次俯衝偵察而來。挑釁!無禮!此情此景令每個中國人義憤填膺。諒它不敢怎麼樣!我們不為所動,繼續工作。下午,1號和2號礁上的電臺便開始了呼叫。

 

    第一個與黃岩島"BS7H"溝通聯絡的是上海的BA4CH。隨即,無數電臺便蜂擁而上,把個中國黃岩島BS7H台團團圍了起來。3個島礁上的電臺情況:2號礁FT1000MP加上1000W功放,R7000型直立天線,基本上由3個美國人操作,以14MHz為主;1號礁架有62波段天線以及R5型直立天線,除了在HF段工作外,可以進行6波段及業餘衛星通信,操作者除日本的KAZUO外我們幾個輪流去過;3號礁用一台FT900電臺,R5直立天線,由中國愛好者輪流操作,晚上不留人。

 

    DX遠征探險,是業餘無線電世界一項重要的活動。HAM的蹤跡遍及世界每個角落。人們克服種種艱難險阻,向技術尖端挑戰,向生命極限挑戰,向自我挑戰,同時也為了千千萬萬個愛好者提供了遠距離通信試驗。"BS7H"終於被國際組織正式承認為中國黃岩島業餘電臺的專用呼號。今年這次活動的計畫在國際互聯網路上一公佈,便立即引起了全世界愛好者的極大興趣。"中國黃岩島"這個曾經並不引人注目的名字,隨著業餘無線電臺的電波回蕩在世界的上空。

 

    51一艘灰我們三、一艘裝待發,3號島礁去。這不和諧的事態迫使我們一直到將近10點才發出了第一次呼叫。首要任務是多聯繫一些國內業餘無線電臺。我們在7.050MHz上用同頻方式呼叫,有人回答,一陣高興。出乎意料的是被告知該頻率有國內特設台要佔用,請改頻!無奈改到7.055MHz。與主要是5區的和7區的約20多個國內台溝通了聯絡。雖然不多,但對於在這遠離本土,一面呼叫,一面注視那飛駛而來欲登礁而上的外國海軍的孤礁上的我們,這無疑於最動聽的音樂。而後到其他幾個波段工作。早就被"炒熱"了的BS7H呼號只要一出現,便立即被無數的呼叫包圍起來。王龍使出了拿手好戲--"分區呼叫",一分鐘內聯絡三五個台不在話下。相比之下,似乎國內愛好者的資訊不太靈,不少人對這樣的DX聯絡看起來還缺乏瞭解。

 

    天黑之前我倆回到了74號船。除了3號礁,其他兩個台都通宵工作。

 

    第二天6點多,我和王龍分別到1號和3號礁操作。我替下幹了一夜的KAZUO先生。DX聯絡使我的每一根神經都處於極度興奮之中。渴了,喝一口帶來的淡水;餓了,啃上幾塊餅乾。其他一切都置諸腦後。這一天,外國軍艦增加到了5!國家海洋局,外交部等有關方面密切注視著事態的發展,不斷給予直接指示。雖然這時三個島礁上都只有一名中國隊員在操作,外國海軍的快艇及蛙人還在近處轉悠,但我們的心裏都很踏實。下午我回到了大船,而王龍還在3號礁操作。傍晚,我和王龍又一起來到1號礁,準備在這裏通宵工作。

 

    頂著習習涼風,我用CW21MHz14MHz一氣幹了8個多小時。世界在等著我們,我根本用不著自報呼號。你改頻到哪里,哪里便立即熱鬧非凡;你改用什麼方法,"世界"便也隨你而改。不管美洲歐洲,無論亞洲非洲,此時此刻仿佛你在領導"世界"!中國黃岩島現在成了業餘無線電世界的中心!

 

    四周一片漆黑,頭上是城市裏看不到的滿天星星。在南京沒有見到的"海爾-波普"慧星現在在西北方向約45度角仰角的天幕上展示著它那美麗的大尾巴。2平方米平臺之外便是滔滔大海。我們倆不斷相互提醒,小心別失足從這2多高的平臺上落下水去。傳播下去了,而發電機還在不知疲倦地唱著單調的歌。淩晨,王龍又用話叫出了許多電臺。這一晚我們倆總共做了1300QSO

 

    一輪紅日冉冉升起。霎那間,祖國藍色的海洋重又展現在我們的眼前。深藍色,那是千米以上的深海區,淡藍泛著綠色的則是淺灘。鮮藍色,草綠色還有黃色帶黑點的各種不知名的小魚在礁石周圍自由自在地遊逛,粉紅、淡綠色、淺紫、白色、如花如樹各種珊瑚隨著蕩漾的海水似乎也在婆娑起舞。我貪婪地欣賞著一切,因為我知道,根據北京的指示,我們就要提前返航了。

 

    全體探險隊員都來了。我們分別到三個島上合影留念。鮮豔的五星紅旗映紅了祖國南海,激動著每個人的心。此時此刻我們都只有一個心願:願祖國更加強大,我們的每一寸領土決不容侵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